產教融合培養中高端裝備制造業高技能人才策略研究報告

發布日期:2021-02-02 09:48  來源:貴陽市科協  字體:【

為了滿足《中國制造2025》戰略對高技能人才培養的需求,針對人才培養供給側和產業需求側“兩張皮”的現實問題和“就業難、招工難”的結構錯位現象,以及在人才培養過程中存在的協同創新、育人機制、培養體系、課程體系、教學團隊等方面的問題。通過市場調研、產業分析、專業建設、崗位分析、人才培養方案建設、課程體系建設,創新創業平臺建設,全方位為貴陽市中高端裝備制造業服務。解決貴陽市走新型工業化道路、裝備技術軍民融合、“兩化”深度融合的人才儲備需求,可為貴陽市的“一品一業、百業富貴”發展戰略和大力發展中高端制造業奠定人才基礎。

一、研究背景

(一)國家發展戰略

2019年9月22日,習近平總書記對我國選手在世界技能大賽取得佳績作出重要指示強調:勞動者素質對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發展至關重要。技術工人隊伍是支撐中國制造、中國創造的重要基礎,對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具有重要作用。要健全技能人才培養、使用、評價、激勵制度,大力發展技工教育,大規模開展職業技能培訓,加快培養大批高素質勞動者和技術技能人才。要在全社會弘揚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激勵廣大青年走技能成才、技能報國之路。

李克強總理作出批示指出:技能人才是國家的寶貴資源,是促進產業升級、推動高質量發展的重要支撐。要實施好職業技能提升行動,緊扣需求發展現代職業教育、辦好技工院校,完善技術工人職業發展機制和政策,使更多社會需要的技能人才、大國工匠不斷涌現,依托大眾創業、萬眾創新,促進新動能成長壯大和就業增加。

2020年1月1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孫春蘭在國家開放大學調研時強調,要深入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關于職業教育的重要指示,認真落實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深化職業教育改革,優化高技能人才結構,為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提供有力支撐。

(二)職業教育產教深度融合戰略部署

2017年,國務院頒布了《國務院辦公廳關于深化產教融合的若干意見》(國辦發〔2017〕95號),文件指出要深化職業教育供給側結構改革,發揮企業重要主體作用,促進人才培養供給側和產業需求側結構要素全方位融合,培養大批高素質創新人才和技術技能人才。2018年,教育部會同國家發展改革委、工業和信息化部、財政部、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國家稅務總局制定了《職業學校校企合作促進辦法》(教職成〔2018〕1號),指出要促進、規范、保障職業學校校企合作,發揮企業在實施職業教育中的重要辦學主體作用,推動形成產教融合、校企合作、工學結合、知行合一的共同育人機制,建設知識型、技能型、創新型勞動者大軍,完善現代職業教育制度。其于以上文件精神,產教深度融合是國家戰略部署,是推動當前職業教育供給側教育改革的有力抓手。

(三)貴陽市當前重要戰略發展目標

中國共產黨貴陽市第十屆委員會第五次全體會議審議通過了《中共貴陽市委關于大力實施高水平對外開放加快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的決定》,指出要緊緊圍繞“一品一業、百業富貴”發展愿景,堅持擴大開放興市、振興實體強市、廣聚人才旺市,大力發展以中高端消費、中高端制造為重點的實體經濟,走出一條西部省會城市高質量發展的新路。通過本課題研究,貫徹落實貴陽市十屆五次全會精神,為貴陽市的中高端裝備制造業培養更多的高技能人才。

(四)助推貴陽市中高端裝備制造業轉型升級

貴陽市是“全國重要的以航空航天為重點的裝備制造基地”、并明確提出要“加快發展裝備制造業”,要“形成以航空航天為代表的特色裝備制造業基地”。面向貴陽市智能制造產業需求的高技能人才培養研究是解決國家走新型工業化道路、裝備技術軍民融合、“兩化”深度融合的人才儲備需求、是建設創新型國家戰略的需要、是實現西部大開發戰略的需要、國家科學目標需求,可為實現我國從“制造大國”向“制造強國”、“中國制造”向“中國創造”轉變奠定人才基礎。對推進“貴州制造”向“貴州智造”成功轉型與人力資源開發的研究具有一定的現實意義。

二、中高端裝備制造高技能人才培養存在的問題

(一)高技能人才培養供給側和中高端裝備制造需求側“兩張皮”的問題

當前的職業教育受體制機制等多種因素制約,高技能人才培養供給側和中高端裝備制造產業發展需求側在專業、質量、技能、素養和創新上還不能完全適應,職業教育與人才需求、中高端制造業需求之間還存在著很多脫節問題,學校設置的專業重復率高、水平差異大、標準不一、課程體系不健全、同質化嚴重,而新的專業結構沒能及時跟進中高端裝備制造業產業調整,存在高技能人才培養供給側和中高端裝備制造業需求側“兩張皮”的問題

(二)職業院校與企業之間缺乏協同創新科研平臺的問題

由于政府主導作用不突出,多方協同的壁壘明顯,企業參與動力缺乏,學校辦學現狀的限制,長期存在體制機制束縛,形成封閉、分散、低效、面上的協作格局,職業院校在科技創新方面的理論研究和實踐探索十分薄弱。難以激發和提高中高端制造業參與職業教育教學過程的積極性,企業在新品開發和技術革新時又很難得到學校的理論支撐。

(三)教育鏈、人才鏈與產業鏈、創新鏈脫節問題

高等職業院校承擔著服務地方經濟發展方式轉變和新興產業體系建設的人才供給責任,但原有體制下的高技能人才培養體系并未跟上地方產業、行業改革和創新發展的潮流。高技能人才培養供需不契合,人才技能水平與產業、行業需求脫節嚴重,高技能人才培養目標“脫靶”現象存在,高端技術技能人才極度缺乏。在新的形勢之下,教育鏈、人才鏈與產業鏈、創新鏈脫節問題越來越尖銳。

(四)職業教育創新能力不足的現實問題

科技創新是當前職業教育的“短板”,職業院校很難獲得上級科研項目,教師很少參與項目開發,融入到企業“新技術、新產品、新工藝”的技術創新活動機會很少,從而導致了職業教育教學內容滯后于企業新技術、新工藝、新產品發展的需求 ,知識結構不合理 ,理論教育與實踐教育嚴重脫節,實踐教學與企業實際應用還存在一定的差距。

三、產教融合培養中高端裝備制造業高技能人才策略

(一)構建“政府+園區+支柱產業+專業”的辦學模式

為了充分發揮政、校、行、企四方的優勢,體現職業教育為社會、行業、企業服務的功能,創新職業教育辦學模式,打造集教學、培訓、鑒定、科研、生產性技術服務五位一體的職業技術教育平臺。于2011年4月6日,由貴陽職業技術學院、國家級貴陽經濟技術開發區、貴州西南工具(集團)有限公司共同舉辦了貴陽職業技術學院裝備制造分院。為了滿足園區支柱產業人才需求,裝備制造分院新開設了機械制造與自動化(誠潤班)和汽車檢測與維修(奇瑞班)兩個新專業,企業與學校共辦專業,將課堂設到了企業,構建了“政府+園區+支柱產業+專業”的辦學模式,解決了人才培養供給側和產業需求側“兩張皮”的問題

(二)建立“校中企+園中校”的“雙重主體”育人機制

通過引進貴陽市誠潤機械有限公司、貴州省璞拓機械有限公司兩家制造類生產企業入校,同時將裝備制造分院(小河校區)入駐國家級貴陽經濟技術開發區,學校與企業共同制定人才培養方案、編制教材、課程教學,學生入學即就業,畢業即工作,推進了職業學校和企業聯盟、與行業聯合、同園區聯結,全面推行了現代學徒制和企業新型學徒制,推動了學校招生與企業招工相銜接,校企育人“雙重主體”,學生學徒“雙重身份”,解決了高職畢業生“就業難”和企業“招工難”的矛盾問題。

(三)搭建教育鏈、人才鏈與產業鏈、創新鏈有機銜接的課程模塊

通過校企聯盟構建共同規劃、培養和教學的機制,使專業人才培養的全過程深度融入到企業的創新、生產服務和產品價值創造各環節,以職業能力為核心,構建了專業課程體系。邀請行業專家共同進行行業職業崗位能力分析,進行典型工作任務、職業能力的分析,并開展教育專家、企業專家、專任教師共同參與的研討會,通過“工作領域→行動領域→學習領域”分析轉換流程,制定以職業能力為核心的專業課程體系,設計學習情境,建設優質專業核心課程,開發專業特色教材,制定課程體系評價體系,搭建了教育鏈、人才鏈與產業鏈、創新鏈有機銜接的課程模塊。

(四) 集聚“大國工匠+企業技術能手+大師+名師”的專兼職教學科研團隊

裝備制造分院集聚了省內外裝備制造業“高精尖”人才100余名,包括毛臘生大國工匠、航天科工孔祥斌企業技術能手、本科院校教授博士團隊、省級技能大師、教學名師、優秀教學團隊、省級技術能手、企業高工等人才。以上人才作為裝備制造分院的專兼職教師,作為校內專任教師的導師,承擔部分專業課程教學,從而夯實了各專業的教學力量,破解了職業院校師資隊伍結構單一、企業經驗不足的教學難題。

(五) 促成以科研項目為“融合濟”的科技研發

     以貴陽市產業技術研究院、貴陽市數控加工工程技術研究中心、貴州省制造業新材料研發及應用協同創新中心為技術創新平臺,與多家企業產學研合作,獲得了國家、省、市科研項目多項,主要代表有國家級“綠色印刷技術在包裝產品中的應用”,省級“農優土特產禮品包裝盒智能化綠色云印刷工藝及配套設備研究”,市級“高端裝備薄壁零件數控加工技術研究”等一批科研項目,搭建師生和企業、社會溝通的橋梁,在課堂教學、實訓教學、社會實踐、頂崗實習、畢業設計和科技創新等方面,將企業科技創新、技術需求、崗位技能融入課堂創新、實訓創新、科研創新與創客空間等多維度的多域創新,教師下企業將學校的新理論、新方法、新技術服務于企業的新品開發和技術革新,使得高職教育與企業生產突破原有的“模式孤島”。


【關閉窗口】 【返回頂部】 【打印文章】
艳姆在线观看